筆趣閣 > 猛爹 > 第六百七十六章 這個人我認識
    劫匪似乎找到了樂子。

    當丁鵬和金玲幾個人拿著錢到達他們所指定的地點之后,迎接他們的則是繼續往下一個地點繼續轉移。

    一次又一次。

    就這樣,丁鵬和金玲六個人整整一天的時間就是在不停的換地方。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劫匪故意這么干的,可是所有人又沒有辦法。

    晚上八點鐘的時候,丁鵬他們終于再次接到了劫匪的電話。

    “怎么樣?丁先生,好不好玩?”劫匪陰嘖嘖的聲音問道。

    一天沒吃沒喝,全都在開車,所有人都精疲力盡,甚至就連杜峰一幫警察也疲憊不堪。

    在劫匪的意料中,丁鵬肯定要破口大罵,誰知道沒有。

    “還行。”丁鵬道。

    “呦~心這么大啊?一天沒聽到你兒子的聲音,是不是特別想他?”

    “他們在哪里?”

    “當然是在我這里,不過你放心,看在今天你這么配合的份上,他們沒受什么罪,今天就這樣吧,明天咱們繼續。”

    說完,劫匪直接掛了電話。

    此時,丁鵬真的是有一種憋屈而又惱火的情緒在胸口急速的爆發。

    “啊!!!”

    實在忍不住了,丁鵬仰天大吼了一聲。

    第一次,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上第一次遇到這么窩囊的事情。

    以往都是自己所向披靡,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無往不利。

    現在竟然有人直接掐住了自己的死穴,讓自己往東自己不敢往西,讓自己打狗自己不敢攆雞。

    這一刻,丁鵬才終于體會到什么叫提線木偶,自己就是一個提線木偶,自己的所有一切都掌握在別人的手中。

    可是自己又不得不這樣做,因為如果自己不做,兒子和外甥很可能就沒命了。

    所以就算自己被別人折騰死,只要在警方沒有抓到對方將兒子外甥救出來,自己就得受著。

    回到家里的時候,丁鵬發現金玲和四個女兒也已經回來了。

    周圍項城夫妻,趙森夫妻,趙林夫妻,甚至武平夫妻還都在,讓丁鵬沒想到的是老太太也過來了。

    所有人都坐在那里垂頭喪氣。

    見丁鵬回來了,老太太嘆了口氣,道:“這種事情急,但是不能慌,對方擺明了是在消遣我們,這種綁架已經不是單純的為了錢,而是很可能在發泄心中的仇恨,他們應該是在報仇,啊鵬呀,你好好想想你到底得罪過誰?誰和你能有這么大的仇恨?”

    丁鵬看了眼自己這個老岳母,搖了搖頭,道:“能想到的人全都想了,他們沒有作案的動機,而其他人也根本沒有到殺妻奪子之恨的地步。”

    “這也不一定,看一個人的心胸,如果對方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雞毛蒜皮的事情都有可能讓他懷恨在心,我記得我年輕那時候聽說過一件事情,就在我們鄰村發生的,兩家人就因為一個地頭吵了起來,最后一家男的趁夜將另一家給滅門了,當時很轟動的。”

    “媽,你說什么呢?”趙森看不過去了,說道。

    老太太看了一眼兒子,道:“我是在提醒你姐夫,不要漏掉任何可疑的人,不要把任何人都想的太善良了,有道是咬人的狗不漏齒,在孩子沒有找到之前,在歹徒沒有抓到之前,任何一個和他有摩擦過節的人都有嫌疑!”

    還別說,丁鵬這一刻還真有點佩服老太太,因為他覺得老太太說的沒錯。

    仇恨沒有大小,只是根據一個人的品性脾氣和度量來說的。

    品性差脾氣壞度量小的人,就算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粒仇恨的種子,它就能夠無限生長成一棵參天大樹。

    相反,一些度量大的人,只要是和他沒有太大的過節,人家轉眼就忘掉了。

    “謝謝,我會重新將所有的人再過濾一遍的。”丁鵬道。

    屋里面暫時陷入了安靜。

    丁鵬嘆了口,道:“都沒吃飯的吧?我去做點飯。”

    其實丁鵬根本沒心思做飯,其他人也沒心情吃飯,但是都很餓,尤其是金玲和丁曼柔姐妹,一天沒吃東西,昨天晚上還沒休息好,鐵打的也堅持不住。

    最后在丁鵬的要求下,全都吃了點東西,然后丁鵬命令著她們去休息。

    趙芳沒有回去,老太太也沒有回去,甚至就連丁香也沒有回去,只有幾個男的回去了。

    晚上十點鐘左右,讓丁鵬想不到的是方正和杜峰過來了。

    方正握著丁鵬的手,道:“丁先生,先不要激動,事情我們正在努力的調查,已經發現了一些線索,相信很快就能將劫匪繩之於法的。”

    丁鵬努力的笑了一下,道:“謝謝。”

    幾個人坐下,杜峰道:“丁先生,我們的技術人員已經從煙頭和一些食物以及筷子上提取到了有用信息,DNA也已經檢驗了出來,通過和警方基因庫對比,暫時篩選出來了這幾個人,你看看你認識嗎?”

    說著,杜峰將公文包打開,從里面拿出來幾張打印的照片遞給了丁鵬。

    丁鵬趕忙接過照片,然后一張一張的看,只不過看到一個人就搖了搖頭,看到另一個又搖了搖頭,最后總共四張全都看完了,他一個不認識。

    “都不認識嗎?”杜峰問道。

    丁鵬搖頭道:“都不認識,這些是什么人?”

    杜峰拿起一張照片,道:“這個人叫二條,真名叫方樹龍,東陵市本地人,有過偷竊被捕的犯罪記錄。”

    然后他又拿另一張,道:“這個人叫余輝,東陵本地人,有個綽號叫老鼠,因偷竊致殘被關押了十八年,后來層層減刑,前年剛出來。”

    “還有這一個叫岳偉波,也是東陵本地人,與人合伙開過地下賭場,后來賭場被警方查封,人也不知所蹤。”

    “最后這個叫仇鷹,東陵本地人,據我們調查他是岳偉波的馬仔,跟著他一起消失了。”

    介紹完四個人之后,丁鵬一臉茫然,他真的不認識這幾個吊毛。

    “你是說是他們綁走了我兒子和我外甥?”

    “不能說一定,只能說有可能,畢竟這幾個人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根據你說的線索,我們發現他們在東郊廠房那邊出現過,我并不認為這只是巧合。”

    “能抓到嗎?”

    其它的丁鵬都不關心,他現在只想知道能不能抓到這四個人,然后將兩個孩子給救出來。

    杜峰道:“我們已經開始全面調查,另外不怕告訴你,為了能夠盡快破案,方書記已經向地方武裝借調了兩百武警特警協助我們,只要有他們的一點兒線索,我們就會快速出擊。”

    “哎!”

    聽杜峰說半天丁鵬感覺都是廢話,你只要是抓不到他們,知道是誰根本沒有用。

    但是杜峰接下來的話讓丁鵬渾身又開始打顫了。

    “丁先生,別泄氣,現在我們方向有了,就不怕抓不到他們,但是我還有一個問題想知道,既然你們和這四個人都不認識,那么你兒子和外甥在被接走的時候肯定會抗拒的,見到孩子抗拒,按理說學校老師會攔住不讓人把孩子帶走的,可是這種情況并沒有出現,根據監控視頻來看,兩個小家伙似乎很愿意跟那個人走,而且還蹦蹦跳跳的,另外通過我們的技術分析,接走你兒子和外甥的那個人應該不是一個年輕人,年齡應該在四十歲靠上,只不過視頻模糊,剛開始很容易讓人看不準,不過后來經過技術調整了一下視頻,看出來了苗頭,如果真的是這幫人干的話,那么作案人員就不僅僅是他們四個,應該還有一個,你看看認不認識這個?”

    說著,杜峰又拿出來一張照片遞給了丁鵬。

    這是一張黑白照片,非常模糊,跟一團墨汁差不多。

    丁鵬看半天也沒看出來是什么玩意。

    “這就是你們處理之后的照片?”

    “是的,小明星幼兒園照在這個方向的攝像頭出了點問題,成像很不清晰。”

    “這根本就看不出來是誰。”

    丁鵬將照片扔在桌子上,說了一句,然后靠在沙發上沒有說話,他的腦海中現在在急速的轉動著思考著,似乎要抓住了什么,可是卻又感覺在手邊溜走了。

    “杜局長,辛苦你們了,謝謝。”最后丁鵬說道。

    杜峰道:“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抓壞人維護社會治安是我們的責任,更何況這是在我地頭上出的事情,說起來是我們的工作沒做到位,還希望你能夠原諒。”

    “現在不是正在一步步明朗嗎?我相信你們的辦案能力。”

    “謝謝丁先生,那行,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先走了,不過如果劫匪有和你聯系,希望你能夠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好的。”

    方正和杜峰走了。

    偌大的屋子里面,丁鵬關上了所有的燈,坐在沙發上低著頭不停的想。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在安靜的房間里面顯得特別刺耳。

    丁鵬趕忙將手機從桌子上拿了起來,他還以為是劫匪的電話,結果一看是趙富強的,他皺了皺眉接通,道:“趙哥。”

    趙富強說話的語氣明顯很激動,道:“丁老弟,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和老哥說一聲?如果不是我今天遇到杜局長我還不知道呢,孩子找到了嗎?”

    “謝謝趙哥,還沒有。”

    “媽的,這狗日的劫匪,那么小的孩子也能下得去手?還是不是人啊?”

    “劫匪本來就沒人性。”

    “老弟,你現在那里?”

    “在家呢。”

    “那行,我一會兒就到。”

    “......”

    說完,趙富強掛了手機,半個小時之后,別墅大門的門鈴響了。

    丁鵬出去打開門,趙富強進來了。

    剛一進來,趙富強就問道:“你怎么不開燈?”

    “正準備睡覺呢。”

    “那我來的不是時候。”

    “沒有沒有,趙哥,屋里坐。”

    將趙富強讓進屋坐下,打開燈,丁鵬給他倒了杯水。

    剛一坐下,趙富強就看到了小桌子上的幾張照片,他拿起來看了看,突然眉頭一皺,指著岳偉波的照片,道:“岳偉波?這個人我認識!”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手機版網址:
腾博会娱乐诚信为本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