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執鞭之士 > 第四百零六章詭異的空額(下)
    金玲很快便想到了古代“吃空晌”的現象,據說有的將領故意把手下兵員的數量夸大,以此來領更多的軍餉,造出只有名字,但實際上并不存在的“兵員”,以此侵吞軍餉,中飽私囊,叫做吃空晌,該不會韓復在公司里玩這一套吧。

    金玲和公司里的許多人一樣,對韓復是比較排斥的,蓋因韓復此人工于心計、為人小氣而又喜歡裝逼,經常找人幫忙卻反而要人幫他墊付快遞費、信息查詢費等雜費,與客戶交談時又喜歡唱雙簧,讓簽約部的員工演黑臉,然后他在出去扮好人,一來二去,與他接觸過的人都知道了他的為人,他在公司的口碑就變得極差。

    不過馬麗麗此人的事還是要親自問過韓復的。

    韓復似乎早知道她會問及此事,淡淡的笑道:“這件事你不用過問,馬麗麗是我手下的員工,工資照常給她發就行了”,

    金玲皺眉道:“我是管財務的,這種事怎么可能不過問呢?”,

    韓復笑道:“那你問許總吧,他知道這件事的”,

    吃空額也好,其他的也罷,韓復不可能瞞著許哲,這畢竟是許哲的公司,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玩這種手段那未免太幼稚了,韓復雖然性格不討人喜歡,但卻是個聰明人。

    金玲便去問了許哲,出乎意料,許哲也只是淡淡的道:“工資照常給她發吧,這件事韓復跟我說過,我忘了跟你說”,

    金玲大為不解,道:“老板,這個馬麗麗一天班都沒上過,考勤上全是缺勤的紅字”,

    許哲笑道:“知道,她不用上班,具體的你問林經理,她知道的,我就不多嘴了...知道了也不要張揚出去,不是什么好聽的”,

    他這么一說金玲哪還能忍得住自己八卦的心思?出了許哲的辦公室后就小跑到行政辦公室向林果果問及此事,林果果嗤笑一聲,道:“什么手底下的員工?她是韓復剛保養的小三”,

    金玲不禁大為愕然,道:“不是吧,這個渣男就這么明目張膽的把小三安排在我們公司?”,

    林果果哼了一聲,道:“只有我們想不出來的,哪有他做不出來的?這個韓復臟著呢,馬麗麗不是他養在外面的第一個,也未必是唯一一個,每天在客戶面前裝好人,實際上心里要多齷齪就有多齷齪”,

    金玲道:“這種男人也能養小三的啊,哎,老板就這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嗎?讓他的小三在我們公司掛職,還給她繳五險一金,給她發工資?”,

    林果果道:“一個月兩萬塊,繳納五險一金,會有人愿意賣身給她的;這個馬麗麗原本是在他自己的公司里掛職的,現在他的公司跟我們公司合并了,只能轉到我們公司掛職,當然,這筆錢不可能由老板出,都是韓復自己出,他還要多繳點‘封口費’呢”,

    金玲不禁大搖其頭,道:“離譜,真是離譜啊”,

    雖然許哲事先吩咐她不要張揚,但金玲哪里能管住自己的大嘴巴?沒幾天就把馬麗麗的事嚷嚷的整個公司都知道了;許哲不用查也知道這種消息的泄露源頭不是在林果果就是在金玲,把兩人叫到公司進行了一番談話,道:“韓復怎么說也是公司副總,要管手底下的人的,名譽對他很重要,你們要注意一點,不要有點事就傳的滿城風雨”,

    他當然不會因為一個韓復就訓斥林果果和金玲,但適當的提醒還是必要的。

    林果果和金玲在公司已有兩年了,早已摸清了他的性格,當下乖乖的坐在那里作聽話并反思狀,果不其然,許哲只說了幾句就放過了他們,心里卻不由得搖了搖頭,公司的這幾個女孩子一個比一個麻煩,犯了錯吧拿她們還沒轍,趙靈、李幼依、林果果、李幼依、甚至潘藝,有一個算一個,就沒哪個是省油的燈。

    不過話說回來,她們對韓復的反感倒是許哲樂于見到的,韓復帶著自己的團隊過來,要是以來就長袖善舞,憑自己的情商在公司既獲得威信又獲得人心那反倒讓許哲放心不下,正因為韓復性格上有一些缺陷,一到公司就與人鬧矛盾許哲才能夠容得下他,不僅在馬麗麗掛職這件事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他一些越線的行為也只是出言提醒,給他留足了面子。

    韓復以哲遠的名義在外面拉渠道,拉資源,還在客戶面前自稱是哲遠的老板,這些事許哲都已經知道了,事實上在同一個辦公場地,平日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韓復的小動作不可能瞞得過許哲,不過與部分人預料的不同,許哲對于韓復的越線行為并不是很在乎,他打著哲遠的名號在外面拉渠道,拉資源不是什么壞事,兩人的渠道和其他資源本就是可以共用的,以公司負責人的身份自居的確是過分了些,許哲對此輕拿輕放,只是讓潘藝給韓復遞了個話,韓復便收斂了許多,對外不再宣稱自己是公司負責人,而是老老實實的用起了公司給他的名片,以“副總經理”自居起來。

    韓復與許哲是注定不會同心的,許哲本是個理智而又冷漠的人,韓復也是自私且精于算計,但生意場上不同心而同力卻是常態,與哲遠合并對韓復來說是收益極大的事,既節省了他原本在公司的支出也省出了他管理公司的一部分精力,加之哲遠的名氣和渠道,以部分獨立性作為代價是十分值得的;而許哲擁有了一支可以立刻產生收益的團隊,一個雖然不討人喜歡,但業務能力還算不錯的“副總”,加上每個月可觀的一筆收益,也是穩賺不賠;當然,他清楚的知道,從長遠來看兩個人還是要分道揚鑣的,等韓復手里有了足夠的渠道資源和客戶資源一定會再次獨立出去,在這期間他也會想方設法的獲得哲遠的資源,這是潛在的風險。

    他是算計到了骨子里,但許哲又何嘗不是虎視眈眈?在合作中是韓復挖空哲遠還是許哲把他的資源吞入腹中此時還是未知之數呢。
腾博会娱乐诚信为本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