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正派都不喜歡我 > 第五百四十九章 越色鎮的戰況
    夜幕越來越黯沉,這已快至黎明時分,恰是最為黑暗的時候。

    月兒都似是隱沒了起來,只能見天際云層翻涌。

    一路疾趕,風亦飛也沒閑著,將沿途所見的小動物與野怪都悉數擊殺,可也只積攢了不到一百點死靈之氣,堪用十幾秒的時間。

    越色鎮是個算有些大的小鎮,鎮子里面,沒有一處燈火,黑沉沉的。

    一進鎮口,風亦飛就已聽到遠處傳來的微弱呼喝聲。

    那方向沒看見一點火光,昏黑一片。

    可聲音絕對沒有聽錯。

    風亦飛立即縱身躍上房頂,取直線路徑,循聲飛掠了過去。

    街道兩邊無論是店鋪還是民居都是門戶緊閉,街上沒見一個行人,連打更的都沒看見。

    近了些,風亦飛已聽到氣勁交拼的聲音,還有趙好的狂嘯聲,以及唐仇的叱喝聲,還伴著有古琴的聲音,叮叮咚咚的,悠悠揚揚,飄飄渺渺。

    他們還真打上了。

    唐仇的呼聲依舊有些沙啞,卻似是非常的驚訝,“你.......你怎會出家的?.......你其實不該出家的!”

    語調一轉,仿佛還有些幽怨,“你可以不出家的呀,在我那么多漫長而孤單的日子里,你都沒有來找我,沒有來陪我.......”

    聲音雖是低沉暗啞,卻仍有幾分動人心弦的味道。

    丫又用上了‘迷神引’,她恢復得還挺快的嘛。

    這里的出家人,應只有一位,那就是雪糕之前的師父艷芳大師了,他已經到了?

    聽這話,他還是跟唐仇認識的?

    唐仇起初竟是沒能認出他的身份。

    聽起來,好像他還跟唐仇有段情緣的樣子,師弟還真沒罵錯唐仇,好一個公交車!

    一道滿帶磁性的渾厚嗓音一聲清喝,登時打斷了唐仇的話語,這把聲音緊接著說道,“你還是放不下手中的屠刀,貧僧不能阻止你,也只能以手中刀,行誅邪除惡之事。”

    這聲音顯然就是艷芳大師了。

    唐仇的語調轉冷,“你竟然要殺我?你不是那么無情無義吧?”

    艷芳大師的聲音依舊是平靜異常,古井無波一般,“過去的事,提來作甚?我已六根清凈,出家為僧,塵世間的情愛,再與貧僧無關。”

    “沒有情,我們之間,也有義吧?”唐仇道。

    “我就是相信了這一點,以致無家可歸。”艷芳大師應道。

    風亦飛登時了然,艷芳大師顯然也是被唐仇坑過,這惡毒的女人就是個黑寡婦啊,被她找上的男人都沒好下場的。

    趙好的狂嘯聲一直都沒停下,不知道他是在跟誰交手,居然打得那么激烈。

    “看來你確是抓準了我出手的竅妙,你竟為了對付我,苦心積慮破解我的招式暗器?”唐仇的聲音已有幾分急躁,卻又很是哀婉。

    艷芳大師道,“一個人吃虧多了,對不吃虧的方法,總會有些把持。”

    他們說話間,風亦飛已快至越色鎮的邊緣地帶,在房頂上,已能見在街道上交戰的兩撥人。

    天色雖是昏黑,伸手難辨五指,卻不影響風亦飛的視覺。

    畢竟經過赤煉火瞳的洗練,夜視能力超強的。

    在小鎮邊上相鄰的三間店鋪,最顯眼的是中間的米鋪,店門口豎著五個大字的布簾,‘一碗飽兩碗’,隔壁的是棺材店,一塊匾額寫著‘人生自古誰無死’一行大字,在最外頭的是一家布店,橫匾上書,‘衣錦耀祖賢’,屋后還有一片綠油油、黃嫩嫩的菜田。

    會首先注意到這三間店鋪,全因為趙好的狂嘯聲就是從居中的米鋪里傳出,琴聲也是,但與之對敵的人沒有發聲,但靈覺反饋,卻像是有許多人在與趙好激戰。

    古琴的聲音伴著趙好的狂嘯聲,聽著十分奇特,還相當詭異。

    之前離得遠,還沒多大感覺,可這會細聽,卻讓人感到,琴音不止飄渺,還幽幽沉沉,鬼氣森森,似有陰風大作之感,就像是鬼片里常見的那種bgm。

    這好像也是種音殺類的武功,但聽著跟唐仇的‘迷神引’不一樣,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與唐仇交戰的確是艷芳大師。

    他的法號奇異,卻一點都不艷,也沒有芳華絕代的樣子,看起來很是憔悴,面容枯槁,但并不老,估摸著就三十多歲。

    細看之下,就會發現他五官輪廓都很出眾,年輕時應該是一個玉樹臨風的美男子,只是現今精神如同朽木,面容似有著難以掩飾的疲憊和倦怠。

    只是看他的容貌,就讓人感覺,那深深的落寞,縱是已削發為僧也掩蓋不了的悲涼,全然不似一位斬斷了塵緣的高僧應有的清靜慈悲。

    唐仇的手掌在疾速揮動,不止手在動,一頭長發也在動,千萬道發絲夾雜著暗器在黑夜里如密雨急襲艷芳大師。

    能明顯的看得出來,唐仇烏黑油亮的長發里有幾縷白發,應是遭了趙好‘老拳’的緣故。

    她嘴上幽幽怨怨,下手卻端的是狠辣。

    艷芳大師的武器是一把長刀,刀身纖長,卻是通體烏黑。

    要不是風亦飛目力過人,還真看不清楚,這柄刀在這黑夜里幾近看不見,似融入了夜色之中。

    雪糕學自艷芳大師的刀法,風亦飛自然是見過的,這‘哥舒夜帶刀’不帶一點刀風,無聲無息,雪糕使出來卻沒艷芳大師施展的這般快捷凌厲。

    唐仇射出的暗器根本沒辦法挨上艷芳大師的軀體,就已在刀光下紛紛墜地,她已落在了下風,一時之間雖不會落敗,也只能堪堪自保。

    以她心腸狠毒的性子,絕對不會不用毒藥的。

    難道艷芳大師不怕毒?

    另一邊,戰成一團的是三個npc與幾名玩家,確切的說,是一個npc領著那幾名玩家圍攻另外兩人。

    領頭的是“九九修羅斧神君”哈佛,他人長得矮,也很是肥胖,整個人就像是一尊彌勒佛般,

    之前覺得杜怒福挺像彌勒佛的,但如今一比較,杜怒福真是不夠他肥,也不夠他像,除了不是禿頭,真個就像是佛陀在世。

    他雖然肥,身法卻很是靈動。

    他此際也在笑,笑得眉眼皺成一堆,像是非常歡暢樂呵的樣子,可看得出,他臉色有些蒼白,似是受傷未愈。

    與之對敵的也是兩個胖子,不止胖,還圓,臉圓,腹圓,臀圓,圓滾滾,胖嘟嘟。

    只不過,一個長得高大,一個長得矮小,高大而圓的那個叫“行尸尊者”麥丹拿,另一個矮圓的胖子叫“走肉頭陀”鐘森明。
腾博会娱乐诚信为本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