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古第一皇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接連突破
    淡淡的瞥了一眼遠處的右魔尊等人,劍昌這才帶著神閣的眾人,向院落的方向渡步而去,至于這次能有多少人活著出來,這些也只有等一個月后,方能知曉。

    “徐玉山,為了走出那一步,你居然用了這個辦法...若他能夠找到你,或許你真的會成功吧......”緩緩抬眼,望著半空之上的那輪彎月,劍昌輕嘆了一聲,心中低聲喃喃道。

    ......

    “嘀噠......”

    朝霞閃著耀眼的金光,花草葉瓣上的露珠,像一粒粒晶瑩的珍珠,閃爍著七彩的霞光,最后,終于是不堪重負,順著枝葉悄然滑落,掉在了少年的清秀的臉上。

    “咳,咳......”

    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少年的手指不可查覺的顫抖了幾下,微風吹過,冰涼的感覺,他的身體,似乎微微打了個寒顫,又過了好片刻后,似是灌了鉛般沉重的眼皮輕輕顫抖,最終似是費盡所有力氣般,微微睜了開來。

    刺眼的陽光透眼而進,華羲的手掌猛然一緊,然后掙扎著扭過了脖子,緊閉了幾下眼睛,酸痛的感覺,方才是減輕不少。

    輕吸了一口氣,華羲努力移動著目光,茂密的叢林中,氤氳的霧靄,在陽光的照映下,輕柔的裊裊升起,映著金黃的光暈,給天地添上了一絲朦朧,完全陌生的一幕,也是讓得他愣了愣,旋即手掌下意識的放在腰間,那漆黑的長劍,便出現在了手中。

    緊握了握手中的長劍,也讓得華羲略微松了一口氣,旋即手撐著地,緩緩爬向離他最近的一顆樹下,然后背靠著樹身,這才感覺放心了不少。

    華羲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緊緊抿著嘴,目光四處掃了掃,有些疑惑道,“落神之地?”

    扭了扭有點酸痛的身體,手掌一翻,取出一個水壺,猛灌了幾口,待得腦子完全清醒之后,記憶便是猶如潮水般的涌出。

    “嗯...應該是傳送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吧。”回想起當時那種渾渾噩噩的狀態,華羲苦笑了一聲,放下水壺,目光四處掃了掃,確定并不是魔神域之后,輕吸了一口略帶些泥土清香的空氣,低聲喃喃道,“這里,應該就是落神之地吧,但下一步要干什么呢?總不能在這森林中修煉一個月吧。”

    華羲靠著大樹,便欲準備盡快恢復狀態,畢竟,以他現在的狀態,隨便來個靈息前期,他都對付不了,雖說以他現在的身體強度,能夠硬接靈息前期的攻擊,但前提是對方沒有使用武器和武技,可能夠進入落神之地的弟子,又有哪一個簡單,若是遇到天家或者巫族的人,倒還好說,可若遇到魔宗神閣的人,說不定,他就會成為眾多運氣不好弟子中的一員。

    輕吐了一口氣,待得體力稍微恢復一些,華羲便連忙盤膝坐好,剛欲將心神沉入體內,心尖忽然猛地一顫,他現在才想起,只要白涂能夠正常出現,自然能化解大部分危機,當下連忙輕聲呼喊道,“前輩?你能正常現身嗎?”

    呼喊了兩聲,卻是沒有任何回應,干笑著搖了搖頭,華羲便是閉上眼睛,將心神沉入了泥丸宮,然后分出一縷神識,縈繞在身體周圍,便進入了圣元界。

    圣元界的時間,與外界不同,此時已至黃昏時分,而在華羲心神的感知中,也是發現了白涂的蹤跡,當下心神一動,伴隨著空間蕩漾起一陣漣漪,他便突兀的出現在了白涂的身側。

    “前輩,這里就是落神之地嗎?”

    “嗯。”白涂點了點頭,微微睜開眼眸,瞥了一眼華羲,淡淡的道,“這里的法則很奇怪,我沒有辦法現身,也沒有辦法直接與你交流,同樣,我也幫不了你什么。”

    輕輕點了點頭,華羲顯然也預料到了這一點,輕吐了一口氣,苦笑道,“前輩,那我現在應該去哪,所謂的三處禁地,能感知到在什么地方嗎?”

    “暫時感知不到,不過,那塊令牌,應該會有指示。”白涂忽然笑了笑,淡淡的道,“先回去吧,看看你現在的實力。”

    聞言,華羲便欲取出令牌,卻是忘了現在是神識狀態,旋即對著白涂點了點頭,便收回了心神,然后緩緩沉入了身體之內,片刻后,當他看到氣旋之上八道墨黑色的華紋之后,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直接是猛地睜開了眼睛,失聲道,“靈息八重天?這怎么可能啊?”

    突如其來的發現,直接是讓華羲愣在了原地,當場瞠目結舌了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難道是因為落神之地太過特殊的緣故,所以才造成了假象?”

    拳頭無力的握了握,因為身體狀態極差的原因,華羲也并不能感受到現在實力的真實情況,畢竟,在進入落神之地前,他還是靈息六重天,就算他已經暈倒了一個月,能自動淬煉十分之一真元,應該就是極限,怎么可能一下連蹦兩級呢?

    深吸了一口涼氣,華羲取出幾塊炎魔晶,再度閉上眼眸,便將得心神逐漸的沉入了體內,這一次,他并沒有理會氣旋發生的變化,而是利用炎魔晶,迅速恢復起了身體狀態。

    密林之中,華羲緊閉雙眸,安靜盤坐,伴隨著十多塊炎魔晶化為粉末,雄渾的真元,終于再次出現在了身體之中,心中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身體,似乎也在此刻,微微顫抖了起來。

    此時的華羲,心神也是再次投注在他的氣旋之內,現在的氣旋,與以前幾乎完全不同,原本純凈的淡白色,居然變成了墨黑色,并且,現在的氣旋,猶如一個無底的黑洞那般,不管他吸收多少真元,也始終無法將其徹底變得充盈。

    而在氣旋之上,八道漆黑的華紋,流轉著奇異的幽黑色,這種顏色,倒是與白涂身上那種幽芒的有著幾分相似,不過顏色,似乎要更加純粹一些。

    心中深吸了一口氣,華羲細心感受著此時真元的強度,片刻后,一種從未有過的強大感,甚至,在某一刻讓他都產生了一種錯覺,現在不借助任何外物,絕對能將真元輕松化形,甚至是...踏空而行。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緩緩睜開眼瞼,華羲深吸了一口涼氣,漆黑的眸子中,布滿著震驚之色。

    “當時,那道淡黃色的光幕落下,然后...似乎就來到這里了啊?”

    華羲坐在大樹之下,眉頭緊皺著,在沉思中,他的手掌也是不由得摸了摸眉心,不過,并沒有什么其他的發現。

    “也不對啊,就算我晉升靈息后期,我的真元顏色,為什么是黑色的啊?”

    輕輕搖了搖頭,華羲緊抿著嘴,腦海中迅速回憶著當時的情況,半晌后,臉龐上掛著一抹苦笑,很顯然,并沒有想起什么有用的線索,不過,現在看來,有一點卻是不假,他的實力,確實達到了靈息八重天。

    要知道,按照正常的進度,靈息六重天到靈息八重天,就算是在神閣之內,使用所有可用的修煉資源,還要保持高強度的戰斗,那也最少需要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啊,而現在,昏迷了一次醒來后,居然直接提升了兩級。

    “唉...如果每一次實力提升都能這么輕松,那該有多好啊。”

    輕嘆了一口氣,華羲倒也沒有再去深思這玄奧的有些瘋狂的問題,畢竟,不管怎么說,實力的提升,總歸也算是好事,當然,能稱之為好事的前提是,這樣的提升,并不會造成什么不可挽救的后果。

    想到此處,華羲也是不由得咧嘴笑了笑,拳頭緊握了握,滿臉陶醉的感受著流淌在身體之內的強大力量感,直到徹底踏入靈息后期,他才明白,靈息中期和靈息后期之間,究竟有著多么巨大的差距。

    想起以往的每一場戰斗,華羲也是不由得有些慶幸起來,若不是他的身體強度,遠超過一般的靈息武者,真元純度,更是堪比一般的靈息巔峰武者,更有詭異的聲波武技,就算他名聲再怎么大,白涂不出手的情況下,也絕對無戰勝靈息后期武者的可能,更別說進入落神之地了。

    扭了扭還有些酸痛的身體,華羲搖了搖頭,這才拄著劍,站起身來,緩緩抬眼,將得方向大致辨別清楚之后,收回長劍的同時,便取出了那塊落神令。

    “這令牌究竟有什么用?”

    望著手中的令牌,華羲便試著注入了一道真元,突然,一道金芒閃過,感覺大腦稍微有些脹痛感,片刻后,腦海中,便多了一些陌生的信息。

    突入其來的信息,也是讓得華羲愣了好半刻,方才逐漸的回過神來,片刻后,這才清楚了所謂落神之地的規則。

    所有進入落神之地的弟子,必須要在進入后,三天之內,到達四神山,同時,還附有一張關于落神之地的簡單地圖。

    “呃...這么倒霉。”

    華羲目光四處掃了掃,也是迅速辨別出了他所在的位置,不過,很顯然,他的運氣并不好,他現在正好位于距離四神山最遠的位置,而且根據地圖之上的標注,他現在所在的森林之內,似乎還存在不少實力強大的元獸,至于有沒有靈息境以上的存在,卻是并未注明。

    這般發現,也是讓得華羲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上千里的距離,若是沒有任何外界因素干擾,他倒也能勉強到達,然而,只要碰到一頭靈息后期的元獸,起碼就會耽誤半個時辰時間,而且,中途肯定也需要調整狀態,而萬一遇到某個潛在的敵人,三天時間,除非他能飛,要不然,絕對不可能到達四神山。

    “咦...要是能飛過去,自然就能避免大多數麻煩,而且,速度也會快上不少,也能有足夠的休息時間。”

    心中掠過這道念頭,華羲緊抿著嘴,輕輕點點頭,旋即右掌猛地豎起,雄渾的漆黑色真元,瞬間便是躍動在了掌心之中。
腾博会娱乐诚信为本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