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西游之覆海大圣 > 230 雙叉嶺上
    “不僅如此,師叔算計無雙,這件事情如果有人追究起來,最多也就查到陛下身上,跟咱們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旁邊一個年紀小了許多的道士附和著。

    江流兒在水陸大會上統籌佛道,不服氣的可是大有人在,可這事是李世民欽定,大家也只能認了。

    不過隨后觀世音現身,江流兒接下取經重任,成了李世民的御弟,這就讓很多人坐不住了。

    尤其是一直以來,備受皇室垂青的樓觀道。

    道家素有“夜觀星象”的傳統,樓觀道以結草為樓,觀星望氣,從北魏時期,就開始參與到了皇室更迭,到了初唐,更是一度被封為皇家李氏宗觀。

    現在突然冒出來個玄奘大師,不僅在水陸大會上統籌天下修行之人,更是與李世民成了結拜兄弟,看樣子,若是真讓他取回真經,到時候,這皇家宗觀就要改為皇家宗寺了,這是樓觀道絕對不愿意看到的。

    眼前這幫人,乃是樓觀道當今主要的掌權者,苦思冥想,便是想出來一個如此天衣無縫的計策,目的就是毀了那和尚,讓其無法前往西天取經。

    可惜,樓觀道雖然尊尹喜為祖師,但其實跟東勝神州的蜀山劍派卻是沒有半分關系,對于西游背后的各種隱秘更是一無所知,別說他們使得只是一些世俗間的藥物,就是再厲害的丹藥,有那些神佛躲在暗中保護江流兒,也不會讓他中招,何況,如今還有焦富海這個“系統”的存在。

    不過這因果既然結下了,日后樓觀道難免要來償還,隨著佛門大興,衰落已然注定。

    ……

    另一邊,如今的江流兒堪比江湖上那些最強大的武者,體魄強健,氣息悠長,這一路策馬西去,那是半刻也沒有停歇,兩個侍衛使出了吃奶的勁追趕,才堪堪能夠跟上。

    日升月落,不覺已經過了玉門關,再往西,便是一片大漠。

    修煉沒有取巧的辦法,就算有著丹藥輔佐,有著機緣突破,那也需要心境、意志的成長,若不然,只會走火入魔。

    焦富海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已經不短,但他那點修行時間與其他同境界的修士比起來,還是差的太遠。

    這西游對他來說,卻是一次極好的修行。

    只有將根基夯實了,日后的突破才能順風順水,這一點,在他突破到大羅金仙之后,就有了更好的體驗。

    所以,他在離開九州結界之后,依舊選擇了封印自己的修為,許多之前投機取巧跳過的磨難,只有經歷了,根基才能真正的無懈可擊起來。

    策馬奔騰的江流兒并不知道,在他之前,黃沙之中,已經有人開始了西游,佛家的苦修士走遍三千世界,遍布觀萬物生死,體悟天道輪回,這種苦行,其實是一種極其高明的感悟天地的辦法,能夠最真實的頓悟心靈的本質。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以前只有在詩詞里才能看到的景象,焦富海這次一步一步,都有了屬于自己的體悟,而那些起伏的群山,巍巍的雪山,流動的沙丘……本身就是天地至理的一種顯化。

    所謂修行,行其實占了一個很重要的比例。

    就這樣,焦富海像個普通人一樣,一步步跋涉,不覺已經來到了兩界山雙叉嶺。
腾博会娱乐诚信为本 - 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888